0lwkd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喵神的爪爪-第四百七十七章 邀請展示-r9nr2

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
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
孙大掌门与吕大掌门决定前往夜鸣城踢馆找场子。如果他们两再年轻二十…两百…两千岁,还是个初出茅庐的英勇小伙,那么应当马不停蹄当夜出发。
可惜两人都属于老谋深算,此事还待准备周全容后再议。而且徐艺珊这次来给孙象带了点好东西,他需要闷头好好研究几天。
我 在 東京 當 和尚
外面的士兵和修行者们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,实际上孙老仙最后一剑他们什么都没看清楚。老仙击退了妖族北方军团主帅的偷袭,这一点他们自然也是无从知晓。
太阳照常升起,远征军的推进继续。但孙大掌门当然不能继续游山玩水。夜妖的攻击如此诡秘,实际上一线部队随时可能被他收割。
因此孙象示意宋兴否决了参谋部提出的几个进击夜鸣城的方案,反而下令进一步收缩阵线。现在战况不算激烈,北方军团大本营夜鸣城尚未受到威胁,因此郁垒这次算是试探。
如果远征军摧枯拉朽兵临城下,指不定这位神出鬼没的大能受刺激拼个鱼死网破。虽然他敢现身孙象就敢把他剁了,但如果他打游击孙象就会很头痛。因为他不攻击的话没人能发现的了他。
在宋兴师团中,另一个知道郁垒被击伤的是被俘的妖将涧童。他虽然被人类封印了全部修为,但毕竟在郁垒手下多年,老大的气息还是熟悉的。
当郁垒被孙象击伤时,那种特有的阴冷暴怒的波动将涧童惊醒。他当时差点吓尿,以为郁垒是来杀他灭口。
尽管他当天在战场上演技惊人,将自己塑造成一位不畏人类强权英勇就义的妖族英雄形象,最后只是力竭昏迷而被俘。
人类很吃这一套,被俘之后以礼相待,甚至还为他疗伤。但郁垒吃不吃这一套,涧童实在没底。人类在封住涧童的修为之后,只是将他关在单间中,脖子上套了个封魔圈(玄科院的新玩具)。涧童用手试了试,无法脱下来。
还珠格格第三部之天上人间(中)
最强军师
因此当他感受到夜妖的气息时,马上扑下床跪好,将自己精心准备的说辞背了一遍。
但幸运的是,郁垒并不是来杀他的。甚至最后还被打跑了。涧童不知哪个人类这么牛逼,但他越发觉得投降是正确的选择。老大都打不赢,怎么能怪他不努力呢对不对。
当然,并没有人类明白涧童心中的小九九,人类方真的认为他是被叶聪一刀放倒的。在宋兴等人看来,与其相信涧童在“诈降”,还不如相信叶聪是隐藏的扫地僧。
所以说,真正的演员,是将演技融入生活。作为妖族将领,涧童无疑是不合格的。他太冲动,又怕死。但他极具表演天赋,很快,大家将会发现这一点。
郁垒败走,涧童睡了一个踏实觉,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被雨蝶叫醒。
“吃东西了。”
小蝶把一大盘子肉饼给涧童端进来。涧童被封住修为,无法用妖力疗伤,这时只能依靠最原始的进食缓慢修复身体。远征军优待俘虏,但也不是谁都有资格住单间吃肉饼。先前被俘虏的槐朱只能吃面条。大家对涧童青眼相加,自然因为佩服他是英雄。
甚至为了照顾他的感受,还专门找了个漂亮的妖族小丫头(小蝶)给他送饭。希望同族之间的情谊,能让这位被俘的妖将好受些,不要想不开。
涧童看了看盘中的肉饼,这肉饼用油炸得金黄脆香,不知比夜鸣城的狗食强了多少倍。他忍住口水,挥手将餐盘打翻在地。
“拿走!”他暴怒吼道,“我枭妖涧童不吃人类的狗食!”
小蝶被油炸的肉饼糊了一脸,漂漂亮亮的制服上弄脏了好大一片。她又是心痛又是恼火,软软的触角晃来晃去: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子啊!这么好的饼,士兵都吃不到呢!”
“呵。”涧童冷笑道,“小姑娘,想你也是堂堂妖族,不能上阵杀敌也就罢了,居然给人类当狗!你有没有一点妖族的荣耀?”
小蝶被骂得一愣一愣的,她想说她就是个打工妹而已。但涧童依旧涛涛不绝,从天下大势讲到妖族大义,一笔一笔算人类对妖族犯下的累累血债。核心思想就是小蝶是个不知廉耻的妖,反衬他自己宁死不屈的伟大形象。
小蝶哪能说得过他啊,最后被骂的狗血喷头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最后外面的周青雪听不下去了,她走进来,示意小蝶先离开。
星河闪耀 净一jingle
小蝶委屈的把洒落地上的肉饼收拾好,端着就要离开。
“慢着。”涧童冷冷的看着周青雪,话却是对小蝶说的,“小姑娘,我不吃这饼,人类会为难你对不对?”
小蝶站住,头上的触角弯成一个问号。她想说,你不吃我拿给士兵吃,士兵还会谢我呢。
周青雪长老眉头一挑,故作冷酷道:“是的,因为她没有完成任务,所以会被抽鞭子。”
周青雪慈悲为怀,她以为她想到了涧童的想法。她根本不知道涧童预判了她的预判,涧童在第五层。
涧童闭眼叹了口气,像是经过了极为强烈的思想斗争。
“拿过来吧。”他勉强向小蝶伸手,“我吃。”
一位铁骨铮铮的硬汉,本来打算饿死在敌营成就英名。却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丫头不受伤害,放弃自己的名节,去吃人类的狗食。
这是何等的侠骨柔情剑胆琴心!
涧童皱着眉头咬着饼,表情简直比吃屎还要恶心。至于他心中的真香,旁人无从得知。周青雪坐在一旁看着,心中暗自点头,妖将涧童确实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敌人。
王牌进化 卷土
婚后宠爱之相亲以 简思
“周长老请说吧,找我有什么事?”涧童随便咬了两口,擦擦嘴,两手抱头靠在床上,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,“先说好,如果是招降,还是请回吧。”
“你知道我?”周青雪轻笑,话题转了个弯。
“我涧童虽然孤陋寡闻,万家生佛周青雪的大名我还是听过的。”
“没想到我在妖族那边也有知名度。”
“呵呵,你以为你在余山那次怎么侥幸逃脱的?”涧童斜了周青雪一眼,“你唱歌太好听,还救治过不少中立妖族,溢帛不忍杀你,只能假装没发现你。”
“呃…”这倒是周青雪不曾知晓的秘辛,她以为那次在余山遇险纯粹因为运气好,才在妖将溢帛手下逃脱。
至于涧童提这一茬,当然意有所指。大家互相放一马,有来有回多好啊。
不过他这是担忧过度,宋兴师团上下就没人想杀他。周青雪停了停,决定开诚布公,说出今次相见的目的。
不是招降,而是:
“涧童先生,请问您愿不愿意接受一次现场采访?”
“哈?”涧童大感意外。